首 页 | 领导活动 | 文明创建 | 乡风文明 | 港城好人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教育 | 文明巡礼 | 视频之窗 |
主题活动 | 高层动态 | 文明长廊 | 文明播报 | 他山之石 | 宣传信息 | 我们的节日 | 图说文明 | 原创评论 | 公示公告
[]  []  更多头条
主题活动 more...
c07asTW.jpg
hrb_20181029_bg_01.jpg
slider-1.jpg
1.jpg
2345截图20190329140624.jpg
2345截图20190326110032.jpg
中国文明网首页 > 志愿服务  
不忘初心,青龙这位“老兵”从绿色军营走向绿色农村
发表时间:2019-11-15   来源:秦皇岛文明网

  他,17岁从农村走向军营,37岁从军营回到家乡。

  多年的军旅生涯,将他磨炼成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部队走出的他放弃城里安逸生活返乡垦荒,投入全部积蓄从未后悔,下定决心带动父老乡亲共同致富……

  去青龙老岭弯村的路真不好走,驱车将近三小时,经过崎岖不平的盘山小路、翻过一个个山头,这个藏在大山深处的小村才出现在记者的眼前。这里三面环山一面环水,蜿蜒的青龙河如母亲的臂膀一般,将河对面的小山村拥入怀中。

  进得村来,只见很多老百姓的房子就在山坡上,大多数房屋建筑都是用普通的砖瓦石头砌成,都是几十年的老房子,居住环境相当简陋。

  清新的空气和宁静的村庄,就像世外桃源和人们理想中的乌托邦,但记者被眼前惊呆的不是大自然的美丽,而是一路走来在村里几乎都看不到几个人影,更别说青壮年,就好像时光在大山里静止了一样。

  周友是在3年前回到这里,这个不满40的“80后”年轻人,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军人气质,他17岁当兵离家,有着二十多年军旅生涯。5年前,因心脏病、眼疾等多种病痛缠身,周友办理了病退。拿着退休工资,他本可以在城市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他还是决定回到老岭弯。

  周友的回乡,与一则新闻有关。

  2017年2月,周友在《秦皇岛晚报》上看到,青龙官场乡小峪岭后村安梨滞销,一向热心的他马上将电话打到晚报,希望能帮帮村民。在周友的带动下,他所在的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第二休养所的离退休干部踊跃参加,这个20斤,那个50斤,共购买了5000斤安梨,并自费包车、买纸箱,将梨运输出来。

  “这个村和我老家太像了,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农产品不好卖,村民手里紧巴,日子不好过。”周友总是喜欢问自己:我能为家乡做点什么?我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这种自省也是一种习惯。于是,周友萌生了回乡的想法,“那片山坡养育了我,我也要扎根山坡。”

  雷厉风行是军人的风格,说走就走!但是,周友的返乡却遭到家人一致反对。彼时,周友父母定居市里,妻子小敏是山西人,在家乡的一家煤矿工作,收入不错,生活稳定,双方父母都不理解,好不容易进了城,怎么又要回到农村?

  还是小敏先妥协了,性格爽朗的她了解丈夫是个认死理的人,为了支持丈夫,自己放弃了优渥的生活和工作,办理了停薪留职,带着孩子陪他一起回到了老岭弯,住进了周友出生的几十年的老房子里,顶着父母和乡亲们的不解,夫妻俩开始与荒山打交道。

  刚来到山里,小敏就傻眼了!习惯了山西平原上机械化运作的她,第一次爬上羊肠小道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杂草丛生,树木凋零,入目一片荒凉!周友的心也不好受,童年时代生机勃勃的小村,留守的都是无力耕种的老人,任由山村一点点荒废,从前一片片绿色的田地,如今都快成荒地了。

  老房子还没变,像一个慈祥的老人在等待暮归的亲人。住进老房,夫妻俩也进入了农民角色。与村民谈承包、雇机器开山……小敏带着几个月的身孕陪在丈夫身边。

  流转土地有两种方式,不管租赁还是分红,周友都拿出了诚意。“租村民的地给高价,合伙的话,村民拿收入的25%,非常高了。”前后承包了300多亩土地后,周友白天带着村民在荒山除草、碎石、平整,晚上翻看各种农业书籍和网络教学视频,学习种植技术。 在周友的带动下,村里先后种下果树、中草药、栗树苗等,决心打造一个绿色生态园地。夫妻俩扎进山里,经常指甲让树苗液渍成墨绿色,汗水湿透了衣衫,无论磕绊摔跤,不管刮风下雨,他们都坚持如一。

  “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最大精神领悟就是教会了我埋头苦干,任劳任怨做事,事业是干出来的,而不是耍嘴皮子空聊出来的,这一直贯穿了我全部的创业人生!”周友对记者说。

  村民工资是最大开销,播种、栽树、疏果……从开春到秋后,几乎每天都有十几个村民干活,按工作内容不同工资从每天60元到150元不等。除草最费工,周友坚持不用除草剂,今年雨水大,一茬又一茬野草长起来,都是人工清除。

  果实成熟后运下山,只能依靠小推车,或者肩扛手提,村民运送一天工资就要150元。短短两三年时间,周友的积蓄30多万元全部投了进去。

  去年,夫妻二人的孩子得了肺炎,周友在山上开荒种地,只有小敏一人在医院照顾,“半夜听着孩子的哭声,看着他憋红的小脸,真是一阵阵心疼,当时真想带着孩子回山西。”

  但不久后的一件事就让小敏打消了回去的念头,那天周友在山上开荒,不慎从山坡上滚下来,衣服都蹭破了,手臂上都是血,看到丈夫伤痕累累、一瘸一拐站在她面前的样子,小敏的心又一次软了,她明白军人的词典里没有“退缩”这两个字。

  “他身体不好,血压升高时额头上的青筋就会爆出来,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我哪里还舍得离开。”看着丈夫棱角分明、黑红瘦削的脸,小敏又一次决定留在山里。

  10月底,其他村民的苹果已经收完,周友的苹果刚开始收。周友带记者上山,边走边介绍:“打过三遍霜苹果颜色更红,甜度也高,是采摘的好时候。”

  今年果树大丰收,鲜红欲滴的富士苹果挂满枝头,远远望去如云霞般灿烂,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完全不用化肥农药,每年把野草打下来堆在根部就是天然的肥料。”周友说。因为采用有机种植方式,苹果吃起来清甜,有一股清香的气息。

  正在摘苹果的村民孙玉珍对记者说:“周友人挺好,平时对村里的老人们就挺照顾,过来给他帮忙工资给的高,中午还管饭,大伙儿都愿意跟着他干!”

  村民在家门口赚了钱是高兴,周友压力可大了。他最盼望的就是每月发工资,工资到账后转手就变成村民的劳务费。因为缺人手,小敏的父母也从山西赶过来帮忙,老两口又带外孙、又摘苹果,虽然不时抱怨几句“山太高了!买点儿啥太不方便!”但为了支持女儿女婿,还是一住几个月。“开始挺反对,但看着小两口这么辛苦,还是过来帮一把。”周友岳父操着浓重的山西口音对记者说。

  记者采访当日,周友所在的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第二休养所党支部书记周金堂也来看望周友一家,像2017年踊跃买梨一样,休养所的干部们每人认购了一箱苹果,大概卖出了7000余斤的苹果。

  但周友还是发愁:“前两年产量少,今年好,有四五万斤苹果,可咱这地方偏,路又不好走,还是不好卖啊。”

  这两年,眼看周友越弄越像样,又有几家村民找上门,想把自家的地承包给周友。瞅着地窖里一筐筐的苹果,周友不敢轻易答应。也有外出的打工的年轻人愿意回来跟周友干,周友也在犹豫:“我的初衷就是希望年轻人都留在村里,但现在毕竟还属于起步阶段,我跟他们说,以后规模大了,效益好了,我希望你们都回来,希望有更多和我一样有乡愁、有抱负的农村人回乡创业,回报家乡。”

  今年年初,周友种下四千多棵栗树苗,几亩地的中药材长得也好。“先看看今年苹果销量,再调整种植面积。”周友说。“尽管已经不穿军装了,但是我将永远保持一颗‘兵心’。”周友告诉记者,他从这里走出去,又回到山里,让这片土地富起来,让农民生活好起来,是他永远不变的初心。(青龙报道)

 
责任编辑:赵焱
文明秦皇岛在线版权所有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蓬莱文明网 仁化文明网 晋城文明网 高邮文明网 湛江文明网 莱芜文明网 沙县文明网 乐清文明网 内蒙古文明网 珠海文明网